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人生小片段] 吃貨才懂的頂級期間限定--塔斯馬尼亞櫻桃

塔斯馬尼亞,是那種只會在地理課本看到的地名,🌳 若非朋友在進口頂級櫻桃, 也不會費思量,吃下口的櫻桃與它們的產地之間有何關聯。 沒想到,產地除了對找怪獸很重要外,XDD 對櫻桃的品質更有著奇幻的決定性關鍵。

這盒72小時前還在塔斯馬尼亞的紅寶石(Tasmanian Ruby), 可說是2020截至目前,最令人醉心的期待, 整整2公斤的沉甸甸,一開箱,整顆心立刻融化。❣❣❣ 莓果般色澤鮮亮,顆顆飽滿有彈性, 無農藥殘留的保證,只需簡單沖洗,最適合急著吃棉花糖的人(大誤)。 一口咬下,果肉多汁爽脆, 明明才剛開封,就開始煩惱, 如今既嘗過紅寶石,往後回不去的日子該如何是好......
常聽到被稱呼為「純淨之島」的塔斯馬尼亞,有著潔淨的空氣、優質的土壤,雖然我個人是比較想直接去這世界的盡頭來個櫻桃吃到飽,或是紅酒無限暢飲之旅; 但退而求其次,先能吃到來自這塊淨土的期間限定頂級櫻桃, 也是人生夫復何求的幸福。 肚皮有限, 本該留給珍貴的鮮嫩欲滴。



#NaturalTasmania #TasmanianRubyCheery
#塔斯馬尼亞紅寶石 #送禮自用兩相宜 也想體驗夫復何求的幸福為何物,可以參考這裡~~ 🍒https://www.facebook.com/NaturalTasmania/posts/3195513053796477 🍒 https://www.facebook.com/NaturalTasmania/

2020年1月30日 星期四

[人生小片段] 少女時代痛不欲生的那堂課

一看到她的字,
「我就讀的高中,校長相當重視學業成績,......在這種升學至上的風氣下,術科老師竟也相當倔強,不僅嚴拒出借他們的課程給其他老師作為考試之用,還反其道而行,要求我們正經看待藝術課程。」
猜她應是那所高中嗎? 這心境簡直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心有戚戚焉。

只不過, 讓她記憶深刻的是美術課,而讓我沒齒難忘的,
則是音樂課。






沒錯,就算物理化學歷史地理考試再怎麼多,音樂課一到,
該發聲的練習從沒少過、該考的樂理從沒缺席過。


如何都會記得,老師播放的那齣十週年紀念版《悲慘世界》,
Master of the House 的詼諧諷刺、On My Own 的低迴傾訴,以及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壯志豪情,當時年紀小,看到DVD就萬分滿足(也是因為逃過發聲練習而竊喜),
沒想過有一天能親臨現場,體驗這一切。

直到去年的倫敦行。
甚麼地方都可以不打算,甚麼博物館都可以再安排,
唯有 Queens Theatre 的 Les Misérables 是怎樣都不能錯過的滿心期待,
二話不說下手前五排的位置,不手軟。









如今,是距離演員們口沫飛揚一清二楚的現場,
但依舊想起快20年前,坐在階梯教室中第一次觀賞這齣音樂劇的課堂。



怎樣也不會忘記,有次期末考老師事先說了考試內容——
「考試時會播放一段古典音樂,請寫出是哪位作曲家的甚麼作品。」
我的老天鵝啊,如果這不叫大海撈針,甚麼叫大海撈針......

打從聽到考試方式,到考試前記憶中只有焦躁,
還衝去唱片行買了人生僅有的幾片交響樂CD,就當亂槍打鳥吧! 
雖然我很懷疑究竟能辨別出布拉姆斯的E小調第四號交響曲,還是蕭邦的F小調第十二號圓舞曲嗎.......
但能聽多少是多少,死馬當活馬醫了。
慶幸的是,當年入手一片多年後看到《交響情人夢》音樂一落下,
立刻因為知道曲目而激動不已的唱片,
正是蓋希文 (George Gershwin) 的藍色狂想曲 (rhapsody in blue)。



也曾學過電子琴,無奈欠缺音樂細胞,
隨著進度,躍動得愈加狂放的豆芽光看就使人頭暈,記憶指法的忙碌雙手使人疲於奔命,
節拍器的擺動明示著沒跟上的漏拍使人沮喪,
沒幾個月就繳械投降。


凡事愈痛苦,也就愈難忘。


熬過那兩年正襟危坐的音樂課,少了考試的千斤,
我也樂於欣賞音樂劇的張力、雲門舞集的律動、朗朗演奏藍色狂想曲的投入,
甚至偶爾 KTV 暢快的五音不全。


我想,應該沒甚麼人如我一般,
曾經擔心高中被當的那門課,會是音樂課來著。


那段每週曾經的痛不欲生,竟也餵養了少女的靈魂,
最終,不知不覺間,羽化成蝶。

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

[2020渣打馬拉松] New Year Resolutions!

總是要到比賽前一週,就會想要臨時抱佛腳。
年復一年,履試不爽。
而你,也總是不以為意。





【2020渣打馬拉松】

賽事日期:2020.01.19
賽事距離:42.195KM
晶片成績:3:49:14




起跑前穿著無袖短褲尚不感覺寒冷,又是個煎熬的跑馬日吧......
沒想到,維持了2公里保守的速度,到了6:30AM,
堆疊的雲層依舊隱蔽著日光。

難不成,今天其實是個跑馬好時節?!

本來打算破4即可,畢竟去年幾次鎩羽而歸,有點憂心;
所幸微涼陰雨的美好,在2020的起頭,
讓你稍稍恢復了點認真跑步的積極。



認真吃課表,或隨性地跑,兩者並沒有誰比較好。

但經過一年的人體實驗,發現,
若不想一直跑馬燈「人生已經很苦,為什麼這個也不行,那個也無法?」,
要想擁有逍遙吃喝的快活,
有了一定的年歲,還是乖乖搭配適合自己強度的運動較為妥當,軟爛不得啊。

畢竟,人啊~ 終究得接受老了,新陳代謝變慢,
若不想調整生活中的其一或之二,就得接受,
胖了,胖了,胖了的殘酷現實。 >.<
2020的 New Year Resolutions—

為了擁有「想要的人生」,是該認真去跑步了。
以讓自己愉悅的方式,
以享受難得片刻的放空,
以人生已經這麼辛苦,是該好好享受跑完步後的淋漓,
如此二三事。


別辜負你與跑步的情深緣淺,跑吧!跑吧!跑吧!



2020年1月14日 星期二

[人生小片段] 只願還有,識人之明。

Not until this moment,

我才真正知道,
謊言與承諾,彼此有多相似。
當說出口時,
不論謊有多麼懇切,諾多充滿著戲謔,
總讓人,難以辨識。



甚至需要多年以後,這一切
才會顯現。


而此時,信任二字,
隨著真相的浮現,一片一瓦,一字一筆,
風化飄零。


單純之心,再不復從前。
只願還能保有,識人之明。

2020年1月8日 星期三

[人生不是只有跑步] 霞喀羅古道,也可以跑起來!

感謝依依邀約,才有機會,
驅車至上回鎮西堡超馬跑到的宇老派出所,竟還得繼續前行的深山,
新竹尖石的養老部落—霞喀羅古道。

儘管再次證明,爬山確實是我的罩門,
但這名號超有武俠風情的霞喀羅古道,
確實是條平坦好走,甚至還可越野跑起來的絕美好路徑!



感謝清清賜網美照!



【新竹尖石·霞喀羅古道】
爬山日期:2019.01.05
來回路線:養老步道口(3.7KM)--塔拉卡斯(1.4KM)--馬鞍(2.1KM)--武神(1KM)--白石吊橋
距離:約17多公里
時間:5小時16分鐘

整路幾乎都是平坦的落葉步道,原該是賞楓季節,
無奈今年暖冬,楓葉早已提前成為枯葉;
但好在連日天晴,踩著落葉卡滋卡滋的脆響,少了狼狽,多了愉悅,
ㄜ,如果沒有動不動就要在海拔1,200多公尺的山上跑起來,
想必會更愜意些。




過了武神,被告知剩下的這1KM 難度較高,得花上20分鐘,
到底有多難?!
難到我們不小心誤入明明被繩索圍繞封起警告莫入的(明明沒有)路,
幾人依著繩索下滑,整個感覺不大妙,這不大可能是方才著重裝的大哥大姐們走的路吧,
請花花再三確認後,決定折返再找找。

果不其然,是咱們走錯路了。XDDD
這趟折騰,那略有難度的1KM,頓時輕鬆快活了起來! 



白石吊橋,建於大正十年(1921)
終於理解為何路上山友們說,懼高症者會不敢走過去,
因整條145公尺長的木棧道上,摸不到旁邊的扶手;無所依憑,只能隻身遙望前方,續行。
走了兩次,才成功走到對岸。
若要問我山谷風景如何,很抱歉,我不知道,
因為根本不敢轉頭往旁邊看啊!








不知是對吊橋的恐懼感,或是在海拔千尺高的山徑跑跑走走的瘋狂,
當天回家整路想睡不打緊,連早早就寢的隔天,依舊想睡到不行,
讓我不禁有「是否昨天觸怒了山神,還是應該來去做個健康檢查!?」的驚恐。




據網友描述,
栗園的孟宗竹、馬鞍的楓香林、薩克亞金溪的白石吊橋,為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的三大奇景。
此次雖無緣賞到滿山遍野的落葉紅楓,但置身於仿若李慕白將現身的高聳孟宗竹林,以及武俠片中高手過招的深山吊橋,佐以天氣晴。


爬山這件事,
似乎可以再說聲哈囉?!